原來唔經唔覺已經正月十五,再不執起鍵盤寫團年飯就要寫送豬迎鼠那餐了。
 

尤其是食完飯那刻歐巴桑已經指令要大叔寫,不過大叔放著放著卒之令歐巴桑生氣話要快快完成。
(by the way她亦有一起吃又一定要我寫……)

話說今年大叔和歐巴桑兩邊內外家都提早團年,於是年三十晚就罕有地出現了自由時間。飯當然是要吃的,歐巴桑就想嘗嘗新鮮口味,興起話要去半島間
Chesa食瑞士芝士火窩團年。大叔見此自不然立即行動,可惜一個星期前訂座卻發現至年初一的全部晚市都已訂滿,市道果然是非一般的暢旺,幸好年三十下午的座位還有,大叔這才有得交代……

兩個港燦愛呆頭呆腦的走進半島酒店,窮人如大叔就當然未住過,連入去飲枝綠寶都未飲過(這個就上年紀的地道港燦先知講乜咯:->)。

不過又講真,大堂人頭湧湧,取行李取車個個爭先恐後,也不見得特別高貴和閒雅,不期然覺得有點失望。

走到二路食肆雲集那層,走不了兩步就聽到經理問起訂了那間餐廳,表明是找
Chesa後他立即說:「Chesa埋邊丫。」親切得來有點大牌檔,和環境倒是不太搭配,不過輕鬆點倒不錯,裝修成山區磚屋的環境也很有氣氛。。

由於一開始已經設定芝士火窩為必點的目標,故此無這味菜的套餐就不用考慮了,連隨點了蘑菇蛋多士和燉豬肘,都是這裡著名的菜色。


蘑菇蛋多士當然不是甚麼新奇的事物,早餐裡常會出現類似的組合,用料新鮮和即叫即製熱烘烘的自然好食。


燉豬肘和中菜裡的紅燒元蹄十分相似,幸好這隻豬肘比想像中細,而且醬汁也不如中式汁一般肥膩,兩個人總算應付得來。大叔其實對元蹄興趣普通,並不如其很多男士般喜愛,不過這個燉豬肘煮法較清淡而又入味,而且組織全部燉透入口即溶,吃得倒很滋味。


再來就是今天的主角芝士火窩,原本以為 只吃麵包的芝士火窩味道會比較單調,原來並非如此。芝士火窩的「湯底」用了三種不同芝士和白酒混合而成,一路煮的過程中酒香不斷揮發,和不同芝士混合竟然 成為很有層次的味道。冬天吃這個菜色實在是十分適合,想不到就只是這樣簡單的材料做出如此美味的效果,餐廳提供的麵包雖然多,但都差不多被我們吃光。


由於已經十分飽的關係,甜品裡的朱古力火窩就不敢再點了,改點了朱古力拼盤,乾果、脆餅和酒心的朱古力正好每人各一件,風味甚佳,大叔特別喜歡酒心的金字塔形朱古力。


茶和咖啡當然是豐盛餐點不可少的元素,大叔點的peninsula coffee 類似Irish coffee ,用上了頗多拔蘭地作基礎,現在回想也覺喉嚨癢癢的,酒癮又要發作。


歐巴桑:「瑞士菜或者芝士火窩這些東東閒時久不久吃吃作點綴很不錯,不過如果要天天吃還是免了,我還是比較喜歡法國或者意大利菜,多吃也不會悶啦!」

(說要吃的是她,吃完說這些的也是她,這就是「神又佢鬼又係佢」啦!)


Chesa 瑞樵閣

尖沙咀梳士巴利道半島酒店二樓

2366-6251

人均消費:$400

全站熱搜

pigsfar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