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叔家有些親人早年飄洋過海工作多年,在南非住了很長的一段時間。
早年旅居南非的中國人不多,據說他們到海邊玩的時候,竟然見到隨手可拾到的鮑魚。
大喜過望的他們當然立即拾來試吃,並且嘗試將之製成乾鮑。
幸運的我們也就從大叔的爸手中分到兩隻。
歐巴桑發現這兩隻已經由大叔的爸燉好的乾鮑,構思了兩星期後用蠔油海參燴之。
不錯呵!鮮甜的鮑魚味和略帶嚼勁的口感實在不容易在其他食物上找到,採用的菜吸滿鮑汁,連同海參成就豐富的一頓晚飯呢!

附錄:歐巴桑的兩個言論
1.      一邊大啖大啖吃鮑魚,歐巴桑滿足地說:「正好電視台在播《溏心風暴》(以海味店作背景的例牌爭產電視劇),我們就吃鮑魚,應景呵!
大叔當下立即反眼。
2.      吃掉一又五分四隻的歐巴桑意猶未盡,迫大叔致電娘家問可有剩餘……
大叔的媽:「鮑魚嗎?無啦!據說因撿拾的人太多,已經很難找到鮑魚啦!而且又有華人和當地黑人幫會的分別介入……
中國人去到邊食到邊,食光自己地頭的就去吃人家的,強啊!

全站熱搜

pigsfar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