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前重回久別的校園上了幾天短期課程。碰到昔日的景物,不禁想起很多很多......

其實在北港島區上學比起很多住九龍新界的同學要方便得多。那時候有五條路線的隧巴路經家門,不過最愛乘的還是最靠近天橋102和106號隧巴。有好一陣子「同區」的男同學常要歐巴桑陪他多花近一倍時間乘地鐵,為的是跟心儀女同學搭訕時看來沒那麼突兀......

也許是暑假的關係,民主牆看來冷冷清清的。不過歐巴桑得承認,當年除了參加六四集會外,其實從沒好好認真地去「認中關社」:-p

印象中這位置從前是棟比較古舊,叫Main Building的白色大樓。拆卸重建成這樣子的時間不大確定,可是那時候的草地肯定比這片更大更青綠......

不知何解總覺得這幾枝旗桿看來有點怪怪的

原來當年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懶惰。圖書館不只是當年等人熱點,留給歐巴桑的回憶也實在太多呢。散落在地上的期刊(那時電腦沒現在流行)、各人習慣出沒的位置、位於0樓永遠都在大排長龍的公眾電話、過份「開揚」的男洗手間大門、考試季節的「輪位」人潮......至今仍記憶猶新


第一次發現校園裡有這麼的一棵桃樹,還有散落滿地的桃子!駐足細看時附近有小孩嚷著要把桃子拍下來,豈料大人教訓小孩:「沒有人會蠢得跑去拍桃子呀......」

紅磚少了,玻璃幕牆和有錢人名字愈來愈多......

食堂(舊can)的變化不大。「幸運地」見證了從「十蚊飛」過渡至《100分食堂》的時代。當年同學們計算「十蚊飛」婆仔數的速度神乎其技,叫歐巴桑嘆為觀止。不過歐巴桑最欣賞的倒是舊經營者的創意,可以把味道一模一樣的紅、白兩色醬汁每天換上不同名字!不知甚麼是「十蚊飛」的校友不必告訴歐巴桑了。我認自己年紀大啦

同樣地,歐巴桑也經歷了由到Mini bank「搶」兩角硬幣到用影印咭的過渡期。

據說是校園拍拖勝地之一。不用問了,算把啦。好似大叔咁識貨的人,在這種地方是沒有啦


沒有在這兒游泳並非因為鬧鬼的傳聞,其實是不想遇到聞風趕來為你打氣的「好兄弟」們(!)

天啊!為什麼那時候能夠常常在正午時份打球呢?現在連球拍放在那兒都忘掉啦

就讀的學系有個奇怪的傳統,就是每年開課的第一天都會在這裡舉行開學禮。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會出席,好像也沒有人夠膽在這天「逃學」。

每天出入無數次的大本營。一幕幕的往事不禁湧上心頭。事隔多年仍好像在昨天發生似的。心中仍很在意家中長輩對自己考不上令他們能「光宗耀祖」的「最高學府」的抱怨,可是這幾年的「技工」生活......
我過得很快樂

全站熱搜

pigsfar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