旗津街上的活海產店很多,互相惡性競爭下各店都推出了100或200元台幣一碟的海產餐點。
歐巴桑選了最多食客的旗津活海產,「這麼多人光顧定有道理。」
本來看那些九孔和龍蝦都很不錯,不過人生路不熟,對正常價錢不清楚深怕當羊鈷,因此還是安全地點明碼實價的大路菜式。

蚵仔是台灣人每天少不了的食材,入鄉隨俗,也就來了個蚵湯,很鮮味哇!

蜆和海參都是我倆十分喜歡的,不過台灣的做法很「特別」,弄了兩個甜酸煮蜆和甜酸海參出來。

蜆就算了,西餐中也常有各種味道的煮蜆,可甜酸海參就請恕孤陋寡聞,很難想像哦。
蜆算是普通,這季節的蜆是比較瘦弱,非戰之罪,但甜酸海參就只吃到甜酸味,嘗不到海參味,不過試試新鮮的製法也頗有趣。

白飯魚(台稱銀魚)和東風螺(台稱不明)就讚啦!兩款都新鮮得很,油炸和白水煮很適合,唯一瑕疵是螺比較細小。

點菜時有個對話很有趣,店員說他們有炒飯,大叔問他有那些炒法,他笑之不竭的說:
「炒飯就是炒飯,還有甚麼炒法之分!」
「......」大叔當然沒有說心底話:多著呢!福建飯、楊州飯、蛋白瑤柱飯、鹹魚雞粒飯、西炒飯.....
共吃了二百多港元,價錢和質素比很合理。

第二天又到旗津,專誠去找斗六枝仔冰城。

出現在眼前的冰城很有特色,又高又低的好像胡亂拼湊而成的,感覺家庭得來又專業。

點了雪糕三文治(台稱冰餅)和米糕味枝仔冰,老闆娘親切得很,親自教授在家自製米糕味枝仔冰的方法,又說常有港人到這偏僻地方光顧令她很驚訝等等。

大叔喜歡這包含圓肉和米飯的枝仔冰,我認為叫酒釀味更貼切,明明是有那些發酵和米酒味嘛!如可加點桂花味更佳。
歐巴桑說那冰餅的克力架(cracker)很脆,牛奶味很濃,比我們的雪糕三文治好吃,老闆娘自豪地表示這是由於他們採用紐西蘭進口的牛奶之故。

順帶一提,大叔覺得簡單的包裝紙古璞得很,清雅地很有格調。
對枝仔冰城的印象很好,可惜因趕路關係不敢多吃。

全站熱搜

pigsfar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